“名师带徒”计划成果展示之十九:杜怀超

(2022-03-09 10:41) 5967247

  编/者/按

  江苏作协“名师带徒”计划源于2018年10月省委、省政府《实施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工作方案》,共有20对文学名家与青年作家结为师徒。厚培沃土,春播秋收。在此,我们开设“‘名师带徒’计划成果展示”栏目,展现文学苏军薪火相传的良好态势。

  一、杜怀超简介

欧博网址登录

徒弟:杜怀超

  杜怀超,徐州市文联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协签约作家。著有《一个人的农具》《苍耳:消失或重现》《大地册页》《大地无疆》《大地散曲》等10多部作品。作品入选中宣部2019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国家十三五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国家出版资金资助项目、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三、六、八批重大题材文学创作项目。获第五届、第七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江苏报告文学优秀作品奖、老舍散文奖、林语堂散文奖、孙犁散文奖、中华宝石文学奖、言子文学奖、大观文学奖、徐州市“五个一工程”奖等,多篇(部)作品入选各种年度选本。 

  二、杜怀超创作成果展示

  2019年

  发表

  《琥珀色的往事》(散文)发表于《星火》2019年第6期

  《彭城走笔》(散文)发表于《青春》2019年第8期 

  《城市之门》(散文)发表于《广州文艺》2019年第9期

  《暗红》(散文)发表于《广州文艺》2019年第9期

  《与徐州书》(散文)发表于《雪莲》2019年第11期

  《一座村庄的现代抵达》(散文)发表于《北京文学》2019年第12期

  《我,或者我们》(散文)转载于《散文选刊》(上)2019年第11期

  出版

  《大地无疆》(长篇报告文学),浙江教育出版社,2019年出版   

  获奖

  《大地无疆》(长篇报告文学),获2004-2019年南钢•江苏报告文学优秀作品奖

  项目

  《大地无疆》(长篇报告文学)

  入选2019年度江苏省作协第六批“重大题材文学作品创作工程”、中宣部2019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国家“十三五”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2019年度国家出版资金资助项目

  2020年

  发表

  《曾是惊鸿照影来》(散文)发表于《雪莲》2020年第3期

  《慈悲时间》(散文)发表于《飞天》2020年第4期

  《云龙湖,尘世的明镜》(散文)发表于《北方文学》2020年第5期

  《一座村庄的现代抵达》(散文)转载于《散文海外版》2020年第2期

  出版

  《血色梅花》(长篇纪实文学),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0年出版

  获奖

  《大地册页》(长篇非虚构)获第七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

  《苍耳 消失或重现》(散文集)获第六届中华宝石文学奖

  项目

  《击筑歌》(长篇散文)入选2020年度江苏省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

  2021年

  发表

  《地库笔记》(散文)发表于《黄河文学》2021年第1期 

  《安魂之际》(短篇小说)发表于《雪莲》2021年第4期

  《花山,另一种叙事》《倾听民乐》(散文)发表于《苏州》2021年第4期

  《无尽烟火》(散文)发表于《草原》2021年第8期,入选《21世纪年度散文•2021年散文年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古耜主编《2021年民生散文年选》(中国言实出版社)

  《情系第二故乡》(散文)发表于《人民日报》2021年10月25日

  《左边的夜晚》(散文)发表于《雨花》2021年第12期

  《战疫中的徐州战士》(报告文学)入选《又见遍地英雄:江苏抗疫故事》(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睢宁的西瓜甜透了心》(报告文学)入选《茉莉花开——脱贫攻坚江苏故事》(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

  《大风扬起》(报告文学)(与人合作)入选《向时代报告——中国全面小康江苏样本》(江苏人民出版社)

  《她为社区操碎了心》(报告文学)入选《向人民报告——江苏优秀共产党员时代风采》(江苏人民出版社)

  《一个村支书的日常生活》(报告文学)入选《基石:江苏基层优秀共产党员礼赞》(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

  《山丹丹花开》(长篇报告文学),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2年1月出版 

  《大地散曲》(散文集),中国言实出版社,2022年1月出版

  《引江记》(长篇报告文学),签约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计划于2022年出版 

  《左手的城市》(暂拟)(城市散文系列),签约天津人民出版社,计划于2022年出版

  项目

  长篇报告文学《引江记》入选2021年度江苏省作协第八批“重大题材文学作品创作工程”

欧博网址登录欧博网址登录欧博网址登录  

     三、师徒对谈

欧博网址登录
结对名师:储福金

  储福金,江苏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曾获江苏省政府文学艺术奖、紫金山文学奖等。 

  艺术就是克服难度✦

  储福金:最近在写长篇,写得很难,因为要写出新,但出新又不能虚,写具体生活却要有深度。

  杜怀超:散文创作上我也正在调整。最近在小说上也勤读了一些,包括外国经典小说。散文致力于走精品路线。同时我在琢磨小说与散文之间的跨界,就是把小说的一些技法和表现手法融入散文之中,想写点异质性的东西。

  储福金:异质,好!我所谓的出新,也是异质,谈何易,因为别人都在写,那么作品,如何在现有中出新出异,真的难。

  杜怀超:我以前写乡土,现在写城市散文。这类文章不好写,不好写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何为城市文明,乡村文明在城市中到底存在不?或许城市文明还没有完全建立。我曾在著名作家鲁敏书记的一篇创作谈中读到她对城市文明的建立与否的独到见解,正合我意。我目前致力写的城市散文,也只能是盲人摸象,算是探索和实验。

  储福金:想法很好。先贺!

  杜怀超:这个只能是想法,写到纸上可能也不尽人意。也许我有点好高骛远,眼高手低。

  储福金:艺术就是克服困难。

  杜怀超:嗯,我想法不是素描城市的物质、现代生活,而是试图去抒写乡村文明与城市文明之间的断裂部分,人的精神断裂部分,摸索所谓的城市空间带来人的异化、道德的沦陷、精神困境之类。我发几篇近作,请您过目。

  储福金:写父亲的这一段很好,也是两代人的生活方式与表现。我细细看。你的文章给我第一眼的感觉,总是与众不同,且达到的高度,超越许多所谓名家。

  杜怀超:谢谢您的鼓励。这篇城市长散文,我目前写了6万多字,计划写作15万字。

  储福金:很好,很好。

  杜怀超:以空间对人的异化来写人的终极困境,也借用了小说的技巧。

  储福金:小说散文化,散文小说化,这是有难度的,也是见功力的。

  杜怀超:散文的叙事和散文内部世界的构建,我感觉跟小说也是相通的。

  储福金:我曾经感觉写小说如同梦幻,特别是短篇小说,营造一个梦境让主人公在内活动,往往这个主人公还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形象。当然,这个说法是应该得到认同的,只须换上一个词:虚构。不过,虚构与梦幻其实也差不多,我不想与人争论,我清楚,人们会提到小说虚构的真实基础。好在短篇小说不太适宜漫无边际地意淫。有时,也觉得短篇小说是见功夫的,一个短篇:文字,形象,调子,感觉,色彩,意境等等等等,都是实实在在呈现着,有时人物说话的一个语气不对,都会让人别扭。

  杜怀超: “小说表现出那虚构的生活真实之上,我渴望发现有着形而上的“翅膀”在舞动飞翔。”(摘自创作谈《形而上的“翅膀”》)您这个创作谈,太喜欢了。其实散文的真实也不是所谓的真实,就像散文家周晓枫老师所说,所有的虚构,都是为了抵达真实。您说的那个梦幻,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说的神秘性,神秘对小说在生活基础上,应该是属于一双灵异的翅膀。我也想追求散文的诗意性,神秘性,即日常之上的东西。通过形而下抵达形而上,散文同样需要进入哲学之境。在某种程度上,散文与小说有相通的地方。也许我探索错了,可还是想尝试下。

  储福金:没走错。对,散文叙事,内在深度,其实与真正的好小说是相通的。

  杜怀超:嗯。内部相通。我也是这么理解的,包括小说的隐喻 象征等现代派手法、先锋性等,同样可以进入散文。散文需要革命,不走寻常路,这都是我不成熟的想法。

  储福金:好的想法。我的小说长篇《念头》,也用了一些现代手法,或许整个表现都有所融,曾有评论家对我说,那些先锋派都写实了,你开始写先锋小说了。

  杜怀超:我也想学习下先锋的创作理论。

  储福金:其实我很早就写先锋意味的作品了,但我尽量不太追,而是努力化作自己的意味。太露的我感觉是仿,要不显仿就有难度。我一直认为,艺术就是克服难度。

  杜怀超:您说的对。写作要走有难度的写作。打破观念、边界等,露与隐,我也似乎有了心得,但还不成熟。我也在探索如何描述和建构一个文学的空间,写出哲学的深度。

  储福金:眼下是以现实的路子为尊,许多作家都是顺势而作,当时只有先锋才引人注目,现在有点不合时了。东坡说过他总是不合时宜。

  杜怀超:不合时宜!好!这个不合时宜也许就是独创性。

  储福金:对,独创性。创作是个人的艺术表现。这道理简单,便如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我坐在写字台前,我想在作品中表现出“我”来,这个“我”应该是独特的,应该是有别于其他作家的。

  杜怀超:独特是写作的生命。也许。这个应该是高难度的动作,写作中,我们总是不由自主地要受到一些阅读和文化的影响。

  储福金:中华民族已有几千年文明史,传统文化渗透在我们的血液中,积淀在我们的精神中,那是我们心灵的根脉。以儒释道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深邃而广博,唐诗宋词元曲与明清小说为代表的中国文学,伟大而具有高度。而我们走上了现代,科学的发展,使我们的一切与世界接轨,西方的思想潮流,现代的文学潮流,裹挟着形形色色的理论汹涌而来,变形、荒诞、魔幻……正合着现代人内心的纷杂。那么丰富的世界,那么丰富的文化遗产,那么丰富的社会变化,如何不影响着我们的创作?

  杜怀超:我在您的另一篇创作谈中读到:“你立定你自己的中心,你心不旁鹜,你视独创为根本,用你的方式,注入你的经验,反映你的情感,表现你的思想,是你对人生的认识,是你对人生的体悟,是你化生活内容归于朴素归于自然的形式。” 非常喜欢这一段。还有“追寻自我的路是孤独的。只能是孤独的。”太深邃,需要详细的阐释,才能将这创作精髓说清楚。

  储福金:这篇文章分两部分在《小说家》杂志上发过。追寻自我,我又是变化的,昨日之非今日之我,追寻所以有点荒诞,但还只有这一条路。

  杜怀超:“我是我、也是非我、也是真我”等等......这个太精辟!我一字一字学习,消化。

  储福金:热闹的路是大路,是人走得多的路。每一段时期都有这样的路。正因为走的人多,得到的赞叹和击掌声也多,走的人也就走得兴高采烈,走得手舞足蹈;没有寂寞,没有孤独,没有飘泊感,没有忍受感。那是合乎时尚的路,那是合乎机缘的路。走上那一条路是容易的,不用猜谜,不用选择;拣人多的地方去涌,找声音大的地方去奔,寻眼光集中的地方去走。在那条路上走,很难寻找到自我。一切是流行而时尚的。流行和时尚的根本,是从别人那儿借来的,是和别人共通的。

  杜怀超:太精彩了!我在散文写作和小说阅读中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独特性,包括素材、内涵以及语言。怎样写出属于自己的又与众不同的。当然,对我而言,是巨大的挑战,我也是想想而已。

  储福金:文学作品只要是你写出来的,只要有着你的生活,只要有着你的经验,只要有着你的东西,就能算是你的。每一篇作品从某一点来说,都是独特的,除了抄袭。而从另一点来说,每一种作品,哪怕是再伟大的作品,也都有前人之迹可寻。然而,独特和模仿还是可辨的。

  杜怀超:明白了。创作,还是要追求独创性,作品才有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储福金:艺术创作的一切都可以变化的,手法,形式,主题,人物,虚构,写实,语言,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随时而变。但有一点最基本的,是无法变的,那就是独特性,独创性。一旦模仿而共通,不管相通于最大的作家,不管相近于最大的作品,不管披上了多么炫目的色彩,那都摆脱不了平庸。 

  真正确立了自我的作家并不多,乃是大天份者,乃是大幸运者。走完那一步需要更多的学问,更多的知识,更多的感悟,更多的思想,更多的哲学,更多的经验,更多的技巧,更多的生活。根本的是能化一切为自我,化得干净,化得完全,化得精粹。根本的是需要有一种自我的力量,自我独特的人生建造起独特自我的力量,自我独特的人生体悟,自我独特的哲学乃至宗教的中心思想。这样才有力量化那一切外来的影,外来的技,外来的气,外来的形。才能真正化魔为我,才能真正确立自我。

  杜怀超:感谢老师,今晚一席谈,受益匪浅,虽自知愚笨,达不到醍醐灌顶之境,至少是写作之窗又开了道缝隙,有光照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