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带徒”计划成果展示之一:育邦

(2021-06-03 09:26) 5955044

  编/者/按

  江苏作协“名师带徒”计划源于2018年10月省委、省政府《实施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工作方案》,共有20对文学名家与青年作家结为师徒。厚培沃土,春播秋收。在此,我们开设“‘名师带徒’计划成果展示”栏目,展现文学苏军薪火相传的良好态势。

  育邦简介

  徒弟:育邦

  育邦,文学创作一级。著有小说集《再见,甲壳虫》《少年游》,文学随笔集《潜行者》《附庸风雅》《从乔伊斯到马尔克斯》,诗集《体内的战争》《忆故人》《伐桐》等,诗歌入选《大学语文》《新华文摘》及《扬子江文学评论》2020年度文学排行榜(诗歌类)等,曾获江苏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金陵文学奖(诗歌奖)、紫金山文学奖(诗歌奖)、扬子江诗学奖(诗歌奖)、诗刊社中国诗歌网“2019-2020年度十佳诗人”、南京市文学艺术奖、南京市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入选“文学苏军新方阵”、江苏省“紫金文化人才培养工程” 文化英才、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等。

  育邦创作成果展示

  育邦荣获诗刊社“2019-2020年度十佳诗人”荣誉称号;

  《横渡长江》获江苏省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伐桐》获第七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诗歌奖;

  《七月》(长诗)获第七届“扬子江诗学奖·诗歌奖”;

  《从乔伊斯到马尔克斯》入选“好书同盟”第32期,2019年3月“文学好书榜”,2019年4月“华文好书”。

  育邦诗歌

  春天

  当春天来时,我们走到春天的反面。

  在我的私人国度。在我的花园。

  没有阴影,欲望之树繁茂,如海。

  那座小庙清凉自在,尚不为人知。

  我的花朵,玫瑰的彗星,在暴戾中燃烧。

  看不见的果实挂在无泪的天空中,果核坚硬。

  我的幽灵,我生命中的第三条岸,独自留下,在春季的雪夜里。

  在海棠的花冠中低语。

  离歌

  山水在谈话,云与雨的离歌。

  迷惘的琴弦, 理解

  一朵玫瑰花的朽烂。

  朝菌和蟪蛄,居住在石头中。

  黑暗简化了事物的面孔。

  理发师弹奏苍白的草茎。

  一碗清水,尘埃的梦呓,

  倒映苍老的皮囊。

  墙上的人,没有头颅。

  世界沉默如是,虚伪的影子

  纷纷坠落,倦于贞洁。

  羞怯的平衡木,走向远方。

  司空山

  立雪人,沉默寡言

  从贫乏的雪夜出发

  拨开尘埃与人群

  穿过空地,麻栎林

  枫杨的树杈指向天空

  槲寄生开出米黄色的花朵

  思空者跨过卷篷桥

  走向群山,走向暮年

  月出空山,风从云中来

  司空山上,他卸下衣钵

  两手空空,心亦不再思空

  野马飞越真理与存在的争辩

  大千世界,十万生灵

  在手掌间流进流出

  冶溪两岸,鲜花怒放

  此岸彼岸,已无分别

  对饮

  你苔藓的静默。

  伫立在阔叶林的阴影中。

  五月,风暴的峭壁。

  你捡起松果,跨上灰马,

  越过开满蔷薇的山丘。

  一枚榛子,少女指南针。

  你从尘世的烟霞中出走,

  穿过坡地,走向林中坛城。

  羽状的玫瑰火焰,在绿色星辰上,

  燃烧。薄暮时分,我们取出烧酒,

  对饮。一杯又一杯。

  形与影,携手天地间,俯仰啸歌。

  混同于野兽,载歌载舞……

  天山骑手

  折翼天使骑着他的栗色小马

  从博格达雪峰逶迤而下

  松针铺落天山路

  沿途的云朵纷纷避让

  大雪纷飞的深夜

  哒哒的马蹄声在幽谷中清冽地回响

  他寂寞地寻找——

  从他虹膜里驰骋而过的少女

  哦,请不要想念我

  我不过是一朵冷漠的天山雪莲

  在星辰暗淡的时刻

  抓住那短暂访问的彗星

  上升,上升

  错误的身躯,一直升到

  神仙们的庙宇

  骑手像走丢的孩子一般

  在马背上轻声啜泣

  他停下来,聆听

  寂静的大海

  在苍老的月光下低声吟唱

  哦,请不要寻找我

  我整夜漂浮在不倦死亡的湖面

  我焚烧时间的床单

  天山之瓮盛满尘埃和虚无

  那里有一颗心灵

  曾经完全属于你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我赤脚

  在沙滩行走,走向你

  鲸鱼跃出海面,为你吞食

  中年的黑暗

  海豚长着一张婴儿的脸

  眨着眼睛,对你微笑

  木船,在银光闪烁的飞毯上

  犁过贫乏的岁月

  拂晓,你含泪

  从冰块的巢穴中现身

  飞向生与死的丛林

  林间,涌荡着植物般的歌声

  给予世界以轻微的劝慰

  大海深处,七弦琴

  悠然响起,摒弃繁华的谎言

  劈开海水的墙壁,纯真山谷

  在春天的雨水中苏醒

  我从大地上来,我走向你

  你从大海中来,你走向我

  拨开悲悯的尘埃

  我们在多年后相遇

  我们互不相识

  我认出了我的一位父亲

  我从树上走下来

  我认出了我的一位父亲

  他阴郁,沉默

  口中吐出一朵浑浊的云

  我从花中走出来

  我认出了我的一位父亲

  他污秽不堪,满嘴淤泥

  脚踩一片清澈的湖水

  我从石头里走出来

  我认出了我的一位父亲

  他纯洁的呀,让我们羞愧

  全身赤裸,双手长满了古老的苔藓

  我从人群中走出来

  我认出了我的一位父亲

  他戴着面具与枷锁

  正在表演永恒的傩戏

  我从火苗中走出来

  我认出了我的一位父亲

  他提着一桶水

  是的,他要浇灭我

  豹隐

  ——读陈寅恪先生

  万人如海,万鸦藏林

  瞎眼的老人,困守在墙角

  独自吃着蛤蜊,连同黑色的污泥

  几瓣残梅,从风雪中飘落

  劝慰早已没有泪水的双眼

  愤怒的彗星燃烧起来

  冰川化为虚无的云朵

  尘埃与岩石匍匐在轰鸣之中

  抱守隐秘的心脏,从未停滞的钟摆

  低声哼唱青春的挽歌

  坠落的松果,指引他

  骑上白马,驰向大海

  树木,高山,种子

  抛弃根茎,静候

  纯粹时刻的到来

  严峻的墓地,他葬下

  父母漂泊已久的骨灰

  和一张安静的书桌——

  仅仅属于他自己

  负气一生,山河已破碎

  他从茫茫雪地里,拈起

  一瓣来自他乡的梅花

  在历史的纤维云团中

  蘸着自己的鲜血

  磨斫时光的铁砧

  火的深处,正生长出

  一个浩瀚的星座

  寂静的夕阳,最后的悲悯

  赋予毁灭以光芒

  故乡的花冠开始歌唱

  辽远的歌声中,他辨认出

  自己的童年,以及

  秦淮河中柳如是的倒影

  过西南联大旧址

  妈妈的泪痕,沉默的战争修辞。

  我们在炮火与丛林中肄业。

  鲜血,石头,面包……

  合欢树静默,倦怠的午后。

  西山的茅屋中,

  依然有一碗普洱茶。

  诗人赞美的土地与野花,

  依然在耻辱中游荡。

  我们越过树梢,

  在天空博物馆中,聆听

  民族弦歌的低声部,

  那么忧伤,那么晦暗。

  匍匐的人们在群山中歌唱。

  唯一的时刻,多么真切。

  晨起读苏轼

  在时光的溃败中

  我们拈花,饮酒

  在玉兰花的花瓣上

  你写下诗句

  有时,你也会写一封信

  与草木交谈,用行草书写我们的梦境

  雪泥鸿爪,不确定的人生

  接骨木的颤栗黄昏

  你徘徊在蝶梦山丘中

  月魄与海水,涌起相对论的秘密

  溪流穿过生命的每一个时刻

  风从海上来,带来你自身的悖论

  无处安心的居士,在他者的故土上

  漂泊,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看不见的客人曾经来过

  而你,不得不向

  这沉默的河山,归还

  借来的每一粒尘埃

  你手持虎凤蝶,被钉在十字架上

  哦,纳博科夫的虹膜里倒映着一个诗人的葬礼

  在时间的灰烬中,我们共同举杯

  饮下朝云,最后一杯梅花酒

  夜访鸠摩罗什寺

  我从西方来

  我从喧嚣中来

  夜雨滴落在梧桐树叶上

  在汉语中,我安下一座隐秘的家

  薪火只能摧毁我们的形骸

  舌头终将化为舍利

  我们成为自己的供奉人

  供奉舌,供奉语言

  不可言说的

  皆密封于塔,深埋于地

  无所住心者

  在塔下徘徊

  扬州慢

  流水修剪你古老的容颜

  迷恋骸骨的人从琼花下走过

  越过层层叠加的历史菌菇

  我们翘首眺望

  苍白的祖先们围坐在井栏旁

  苔藓保持警觉

  肾蕨从水镜中提取尘烟

  带翼山民负琴而出

  广陵散,血染的云朵

  迷离于巷闾之间

  抱薪者点燃微暗之光

  ——一次性的火苗

  只为他自己

  在水的黑夜中

  我们凿穿火焰

  在小夜灯的指引下

  我们沿鲜花木梯向天空攀爬

  偶尔回过头,俯视河岸

  中年

  我知道

  我与世界的媾和

  玷污了我的日子以及从前的我

  我有别于我自己

  我从千里之外带回一片树叶

  当我看到鸽子,就会流泪

  在人与人构成的森林里

  我总是采撷

  那些色彩绚烂、光怪陆离的蘑菇

  仅仅因为它们是有毒的

  在菩萨众多的大庙里

  我所点燃的每一柱香都那么孤单

  忧郁而烦躁地明灭

  我把剑挂在虚无的天空中

  因为它已疲惫

  我徒劳地搓一搓手

  迎接日趋衰老的夕阳

  它简朴得如一滴清水

  凋零,流逝

  却拥有寂静

  名师点评

结对名师:丁帆

南京大学文学院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主任

  育邦自上个世纪末闯进文坛以来,就以惊人的速度和质量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和学术随笔几百首(篇、部),而近两年多来更是以优异的成绩贡献于文坛,是江苏文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育邦作为一个多种文体的创作者,有着较深厚的文学修养,同时作为《雨花》杂志的副主编,他的读稿审稿能力亦可见出其文学审美的判断力。

  作为一名见证江苏文坛半个世纪的老文学工作者,本人认为育邦是一个已经十分成熟的作家,其文学发展的潜力可观,其文学工作的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也是非同一般的。鉴于此,我看好他的文学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