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燕:沪宁双城记 梦里江南地------《梧桐映双城》创作谈

(2022-06-17 11:44) 5971335

  期待你来,我在南京等你,在翠绿的山林里起舞,捧一卷诗香,穿过乌衣巷的暮色苍茫,红尘漫漫,烟波流转,你还在我的梦里,这里等你

  你一定会来,我在上海等你,在零次栉比的高楼下起誓,相约外滩,看灯火绚烂,你的发丝穿过我的手掌,就如黄浦江水的浪花拍打两岸,纵然岁月老去,我还在这里等你。

              

  南京和上海,一个有着刚的青松气质,一个有着媚的似水柔情,千百年来,这两座城市以各自独特的城市气质,相依相伴,在富饶的长三角地区栉风沐雨,创造奇迹。斜风细雨后碧水滟滟水流花谢的江南梦身处历史风云的痕迹里,去寻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去探访优秀的近现代建筑,整理挖掘出它背后的故事,慢慢地去触摸城市的肌肤纹理这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那些凝固的历史,还在。背起背包,遍访老宅,一件一件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是我的荣幸。

  历时十年,剑磨六年,成就了沪宁双城记的百万文字,再从中遴选出具有爱情故事的老房子文字20万字,本已经准备付梓印刷,却为了挑战自己,全部撕毁重写,28个人文景点,用了28种不同风格的笔法,细细读来,篇篇迥异。

                 

  带着浓浓怀旧味道,南京每一段长了斑驳青苔的城墙上,在六朝古都的沧桑故事里轻漾着。在这儿深厚的历史俯首可拾,没有什么是锋芒毕露的,但却是绵长恒久的。自公元229年东吴孙权迁都南京以来,历史上先后有10个朝代在此建都,所以南京六朝胜地、十代都会之称。南京城里大量的民国建筑和老建筑在巍巍紫金山悠悠秦淮河的映衬下,一种古都情怀弥漫,浓得化不开

  文学里南京风花雪月的,连南京的地名都覆盖着仙气李煜的“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杜牧“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李清照的“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辛弃疾的“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英雄泪”写的都是南京。《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都曾寄迹秦淮岸。于是,乌衣巷、桃叶渡、长干里、长板桥、桃叶渡、杏花村、凤凰台这些诗歌里的地名,就在我们的身边。

             

  冷艳颓靡华光彩。古典与时尚结合,市井与小资并置,摩登堪比欧美都市,温婉犹如江南水乡。这是上海,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综合型现代化城市。

  海派文化,是在江南传统文化,即吴越文化的基础上,融合开埠后传入的欧美文化而逐步形成的上海特有的文化现象。而建筑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这座城是中外合璧的世界建筑博览会。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弥漫着香榭丽舍大街式的浪漫与浮华,贝当路(今衡山路)、福开森路(今武康路)和马斯南路(今思南路)很迷人的街道道路两旁,浓荫蔽日,展示着各国风格各种式样的洋楼别墅。

  上海的名人数不胜数,故居也星罗棋布,几乎,那个时代的各路英雄都汇集在上海这个地方。哈同的海上大观园,马勒的童话别墅,黄兴的革命基地,犹太人的诺亚方舟,那些各不相同的经典老别墅以及上海里弄风景是布景,那些传奇一直兜兜转转上演。回想往昔,曾经的风起云涌和惊世传奇化为了平淡的日子。

  水流年中,风尘匆匆,战火中幸存的建筑里珍藏着记忆花瓣,有些遗落在岁月的长流,有些落在心间,待拾起时发觉依然鲜活。而还记得江南的模样吗?就算天寒地冻,江南的水是柔的暖的,香樟树的叶子都是绿的,牵引着夏天芬芳满园的白兰花乘着季节的画舫而来。早春的迎春花奏响了春的序曲,江南烟雨里,遍地的桃花嫣红了天际,古镇上的石板路清远悠长,撑着红色油纸伞的旗袍女子纤纤走过,像一幅流动的画也像昨夜一场雨是江南流的泪吗?

    你我那一场邂逅,是泛黄旧书的最后一页。我不能测出时光的长度,也岁月的脚步。我路过一个又一个的驿站,追寻着爱的路线,爱的容颜已老再没有相见的勇气心上人的身影却出现在江南的每一个角落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祈愿,踏遍青山人未老。多年后,我再踏回江南的路却已经如雪凄凄往事散尽怯重温。你的眉眼刻在瓦当上、木雕上于是,我一笔一江南,你应该知道,那为你。

      作者简介:王云燕,笔名碧螺春,资深媒体人,南京市作协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江苏大众文学学会会员,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杂志专栏撰稿人。评论、散文、小说、诗歌等散发于报刊。代表作梧桐映双城》、《答爱问情》、谍战小说《谍恋花》、传记随笔《谁的爱情绚烂了那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