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书》(诗集)

(2022-04-14 09:41) 5968526

欧博网址登录


  一、基本信息

  作者:马亭华 著

  出版发行:长江文艺出版社

  开本:880毫米×1230毫米

  行数:3708

  印数:5000

  版次:202112月第1次印刷

  定价:52.00

  二、诗集介绍

  本书聚焦工业文学中煤炭和煤矿工人的题材,以煤为切入点,全景式展现煤炭地质工人不畏艰难、勇于担当、敬业奉献、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深情讴歌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煤矿新气象,集中展现了新时代煤矿工人奋力拼搏的智慧、有情有义的担当、敢为人先的卓越品质。全书共五卷,诗人充分实地调研,深入工业采掘一线,详实掌握了第一手资料,进行全面梳理、归纳分类、文学提炼,挖掘出丰富的煤炭资源、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人文艺术价值,诗人追随煤炭历史的脚步,探寻煤矿的前生今世,为现代诗学研究提供了丰富详实的地域经验和生动鲜活的文化佐证,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摇旗呐喊,为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文学艺术上的诗学价值。

  三、书评

  乌金之光:煤矿记忆的诗意呈现

  ——评黑马诗集《煤炭书》

  何田田

  文学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诗歌更是以其审美的艺术形式成为作家反映现实生活,表达真情实感的载体。如今社会生活色彩斑斓,诗歌形式日益多元,诗人主体遍及社会各个领域,在煤矿这一工业领域也不例外。煤矿诗人以诗意呈现他们的煤矿记忆,用真情书写煤矿生活,深入而具体地展示煤矿区的物质生活与精神世界;以作品传递乌金之光,热忱而又细腻地审视煤矿区的情感体验与人性世界,是新时期文学中独具特色的亮点。

  诗人黑马的最新诗集《煤炭书》展示了诗人在时代中的纯粹、热忱与担当,为煤矿诗歌注入了新的气质与活力。五卷诗集从不同的角度出发,在煤矿空间写作,为煤矿工人立言,犹如一团煤炭之火,使人读之心潮澎湃。诗集中有的诗篇建构在意境辽阔的苏北大地上,描摹朴素安静的家乡小镇,精雕细刻,于细微中见邃远;有的诗篇熔铸在广袤的矿山煤海中,凝视蓄积了岁月光芒、饱含了工人爱憎的煤炭,热情澎湃,于浓烈中见真情。在煤矿世界中,黑马的声音始终在场而又独立自由,他从不同的角度歌唱矿井深处翻涌的巨大波澜,歌颂煤矿工人掀起的昂扬激情,借助煤矿世界来认识中国社会的精神状态,契合了爱国奉献的奋斗方向、抒发了辽阔伟岸的光荣梦想。

  一、煤炭意象的书写与展示

  诗歌的意象就是诗人主观情感的具象载体。诗集《煤炭书》中的“乌金”即指煤炭,黑马的诗源于生活经验,现实主义色彩浓厚,这本诗集中有相当多以煤炭为主题的诗篇,煤炭是诗歌吟咏的直接对象。但作品中的煤炭绝不仅仅是纯粹的客观物象,它是被诗人心灵的滤镜过滤、被诗人知觉抽象化的诗歌意象,诗人通过作为物质的煤炭这一外化具象来传达煤炭所内涵的精神,进而展现诗人的主观情感世界。诗人黑马用满腔的热情拥抱煤矿,将煤诗意化、人格化,他笔下的煤是有生命、有思想的,在对煤的个性化观照中寄托自己的审美趣味与审美理想,无论是比喻之贴切,还是意象之设计、意境之描述,都堪为神来之笔,颇具诗歌之美,因此,在阅读中,读者不会停留在煤的开采和使用的层面上,而是在与煤的对话中把握煤,穿透煤的表层,触摸和开掘其诗意内核。

  诗人对煤的心灵滤镜体现在诸多贴切生动、寓意深远的比喻手法运用上,其高度的思想价值与浪漫的艺术想象力堪可称道。诗人对煤的主观情志是内在的,要把它外化出来,较为直接的办法就是建构一个与主观情志相关联的客观具象做载体,这个具象既要体现煤炭的特点,又要与内在情志有相似之处,这就是比喻意象。这种意象表达,使诗意空间扩大,诗歌解读变得更加丰富。在诗人心中,煤是“黑玫瑰”“亲爱的黑姑娘”“春天的舞蹈家”,诗人将沉寂无言的煤书写为美与力量的化身,如“我爱你,一束束黑色的玫瑰/焕发出灵魂的能量”“伸出健硕的肢体,舒展手臂,腾空跃起/伴着机器的轰鸣声/在亢奋的传输带上/在春天里,尽情地旋转舞姿”。尽管煤炭深埋地底,但诗人深入井巷,以“玫瑰”“姑娘”喻煤,极具美感,以炽热的情怀与敏感的神经去赞美这矿井中的黑色,表达对煤的爱恋,礼赞煤的风采,蕴意深远,颇具味道。

  如果说《煤啊,我亲爱的黑姑娘》《煤是干净的》《煤是春天的舞蹈家》等诗中的诗句具有清新的意象之美,展现了诗歌的意境,增添了超凡脱俗的诗味,那么诗人在创作煤矿诗的过程中诸如“乌金”“地心唱片”之类象征性的表达,则极大地丰富了诗歌的境界,立意深远,深化了思想意蕴,升华了创作主旨,使读者在感奋之中得到启示与教益。在《煤炭书》中,诗人礼赞了煤的神圣。“乌金乌金——沉睡的太阳/焕发出生机与活力/一个陈旧的、崭新的宇宙,黑与红的转换/把大地的想法和秘密和盘托出”,煤潜藏在黑暗的地层深处,又从地层深处被开采出来,带着光和热走进人类的生产生活世界,为人民增添光明与福祉。在《地心唱片》中,诗人歌颂了煤的性格。“长长的井巷里/有原创首发的曲风/乌金的歌谣带着火焰的献词/那是热火朝天、热气腾腾的祖国/震铄古今,唱响寰宇”,诗人以饱含浓郁情感的笔触,向人们展示煤矿的生机勃发,歌颂煤矿在人民生活和国家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其中“火焰的献词”是全诗的灵魂,具有画龙点睛之功用,煤是可以燃烧成为火的,这是煤的特质,体现了煤神圣的精神力量。煤存在的价值不在于潜藏而在于燃烧,带给世界光和热,人活着的意义也应如煤一般甘于奉献,抛弃小我,成就大我。在这部诗集中,无论是礼赞煤神圣的词句,还是歌颂煤性格的篇章,字里行间都能够燃烧人们的激情,激动人们的思想,滋补人们的精神。煤在一重重大山与一层层石头的重压下,不感受阳光、不呼吸空气,越压越结实,历经千年的沉淀与万载的历练,继而被挖掘出来,燃烧带来光和热,这就是煤的性格。诗人在展现煤的性格过程中颂煤、咏煤,继而思考人活着的意义和价值,抒写了自己的心灵世界。

  二、煤矿工人歌颂与礼赞

  无私奉献、平凡质朴、吃苦耐劳是矿工的象征,矿工这个职业是平凡的,亦是伟大的。有着矿山煤海生活经验的黑马对煤与矿工都有着敬畏之心,在诗集《煤炭书》中,诗人不书写带来光明与温暖的煤炭,而且为矿工群体代言,以相当多的诗篇来礼赞煤矿工人,对矿工的美好人性进行了颇见力度的挖掘。矿工在平凡的岗位上,从乌黑的煤斤中,为人类发掘能量,给世界增添光明。煤矿工人的奉献精神已经成为一种永恒的精神象征,超越时代走向人灵魂深处,历久弥新。

  矿工的生活追求简单,情感表达单纯,他们就像在庄稼地劳作的农民一样,身上散发着勤勉、朴实、直爽、自然的人性美,这种自然人性美在《与煤为伴》中得到了生动贴切的表达:“煤矿工人一直忙到汗流浃背/仿佛地上的农民/在那些煤层里收获大豆、玉米、高粱/煤炭,就是工业的粮食”。煤矿工人又与农民不同,他们在工业的轰鸣声中,建设着伟大的事业,《披着月光回家的矿工》展现了矿工的工作状态:“听吧,那些披着月光下班的矿工/把车龄摇得叮铃铃响/仿佛只为喊醒沉睡的村庄/他们眉宇里藏着的煤粒,多么耀眼”,这是对矿工奉献精神的进一步阐发与挖掘,直言了矿工发自内心的声音。他们每天天没亮就下井工作,天黑时从井下上来,工作总是披星戴月,每天几乎见不到阳光,而他们开采出的煤炭,被送到社会各个领域发光发热。这些作品通过光明与黑暗的对比、物质与精神的矛盾来展现矿工众生相,对进取、奉献之类主题的关注,使黑马的作品充满内在的昂扬情愫。“那些煤炭工人,用火热的骨头爱着/这黝黑缄默的煤炭”,煤在没有被投到炉膛之前,普通而不显眼,但是一旦被抛到炉膛里,就化为熊熊火焰,发光发热。矿工就如他们朝夕相处的煤一样,一旦走向工作岗位,便将进取与奉献贯彻到底。

  在黑暗的矿井里,是矿工们默默无闻,奉献青春与生命,带来光明与温暖。《下到煤巷的深处》整首诗的诗句浑厚、热情、奔放,字里行间充盈着诗人对矿工使命感的敬意,对矿工责任感的尊崇,也寄托着对矿工的殷切期望。“我把煤炭献祖国/这是一代代煤矿工人一生的使命/——以猫头鹰的作息,以蚂蚁的负重/以耕牛的朴实,以蜜蜂的辛勤/把心跳交给一座煤矿,为了阳光/即使选择在黑夜中摸索与前行,也无怨无悔/中国矿工,勇者无惧!”全诗在第三节达到高潮,这一节是此诗的题旨与思想意义所在。诗人并非仅仅描述煤巷深处自然环境的恶劣,控诉矿工工作的艰辛,而是以“猫头鹰”“蚂蚁”“耕牛”“蜜蜂”的不同特质来展现矿工的品格,矿工为千家万户、为祖国的建送去燃料、送去火种、送去温暖与光明,诗篇最后将胸腔中炽烈燃烧的声音凝聚成“中国矿工,勇者无惧”表达出来,大气磅礴,不仅具有思想上的深刻性,而且具有精神层面上的感染力与影响力。在诗人尊崇的矿工群体中,老矿工也是诗人着重抒情的一个群体,这些老矿工的身影凝聚着劳动者的艰辛和尊严,他们的人生历程积聚着时代的喜怒哀乐,令人震撼。在《老矿工》中,诗人将一个个可敬可爱的老矿工深深刻画在读者心中,“老矿工,是黝黑的思想者/以身作燧,钻木取火,开垦火种”“在冰冷和黑暗的蓄积中/老矿工的心永远是热的,热血奔腾/这滚滚不息的——/煤之火,煤之血,煤之骨骼”,读罢此诗,丰满而感人、完整而真实的老矿工形象便跃然于纸上。

  三、煤矿世界的跋涉与守候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深刻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同时指出“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对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黑马的诗集即是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的统一,他的现实主义是真实,是指诗人用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写诗,他的浪漫主义是真情,是指诗人用满腔热血与澎湃激情写诗,也正是在真实与真情的共同铸就下,达到良知与灵魂的完美统一,也缘于此,《煤炭书》显示出强大的精神力量,为当代诗坛奉献了璀璨夺目的“乌金之光”。

  首先,诗歌创作来源于生动丰富的生活。在《诗艺》中,贺拉斯明确地把“真实”与文艺作品的艺术力量相关联。诗人不能游离在生活之外,创作是对生活的提炼和艺术的表现。黑马生活在矿区,熟悉矿区生活,写矿山的岁月变迁,写煤矿的忧愁苦难,写矿工的精神追求,诗集《煤炭书》就是诗人为矿山的父老乡亲的树碑立传之作。诗人生长在微山湖畔,凭借切身的感觉写出了煤炭子民的生生不息,唱出了煤矿事业的至高无上。尽管诗集中有些诗篇的词汇不乏粗糙、简单,但是这些语句贴近生活,思想感情崭新、强烈、群众化,因此他的词汇就是新鲜的、有力的、富于感染性的。生活经验为诗歌之骨,可使作品更坚挺,卓立于文学之林;诗歌为生活经验之体,可使生活经验更美丽、更光彩照人。

  第五卷《为矿山的父老乡亲树碑立传》就以“天然去雕饰”的笔触表现了经历与诗歌的融合,在平实的语言中流淌着生活的真实。在诗中,诗人用朴素自然的语言为我们直陈了为矿山父老乡亲树碑立传的原因以及意义。诗歌书写亲身经历、眼前的人和身边的事,并无特殊的炫技,“我出生在大屯煤矿边上的花园村/望着矸石山,一天天长大”煤矿养育了村庄,村庄哺育了“我”,“我”自然要唱出赞歌,无斧凿痕迹而蕴含深意。“听惯了火车的鸣笛/看惯了发电厂的烟囱/那轰隆响的罐笼声,滚动的煤矸石/以及洗煤厂早晚的奏鸣曲”,疏离了词语的暴力拆解和语言的肆意组合,表现出直接、平淡、真实,直陈矿区日常生活,同时又不仅仅是简单地复制生活,如“在炉火正旺的年代/热火朝天的矿工,像一枚枚钢钎/正在缝补着共和国的棉衣”,“我要写下,属于乌金的一生/写下煤的燃烧——火焰——情操/写下至高无上的事业/一如跃跃欲飞的大鹏正展开飞翔的翅膀/那是父老乡亲在矿山上的灵魂”等比喻信手拈来,简单而不失暧昧与多义,切合诗歌审美,再现了一应俱全的矿区百相,使一切都顺其自然,又顺理成章。

  其次,诗歌创作来自于诗人对煤矿的关切、热爱和深情。文学讲求的就是一个“情”字 ,没有感情的贯穿,就不能称之为文学作品,而诗歌更注重抒情。诗人离不开煤,离不开煤矿,苏北大地和煤矿世界是诗人创作的源泉,也是他写作的宝贵财富。在诗集《煤炭书》的许多诗篇中,都展现了煤矿带给诗人生活的激情、精神的抚慰与灵魂的自由。在强烈的情感自然流露中,潜藏了对煤矿的痴与爱,质朴中饱含着浪漫,豪迈中浸染着优美。

  黑马是个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诗人,他的诗歌,正是这种责任感与使命感的载体,是他的志之所向、心之所往,是他日复一日的坚持,是他超越性的梦想。他歌颂尊严与创造性,也展现困难与厄运,他在诗中多次提到“我是煤矿诗人,我用笔为矿工写作”,以直陈其事的方式抒写生活中深有感触的人和事,都是最浓烈的情感表达,最生动的情感抒发。在《居住在煤炭中间》一诗中,诗人把自己伏案写作的创作过程写进诗中:“在深夜,在矿区,一个名叫黑马的诗人/还迟迟不愿睡去/他在洁白的稿纸上深情地写:我是一块沉静的煤核/正从通往春天的梦巷里,悄悄醒来……”,其中可见真性情的自然流露、真自我的坦率表达。他从劳动实践中获取创作灵感,以劳动者坚韧不拔的意志,从实践态的第一人生,拼搏进入审美态的第二人生,而后以诗人的身份,以洒脱、深沉、隽永的诗风咏煤:“与一块煤相遇/正如春天与桃花相遇”“守着乌金,我想幸福的流泪”“我是一名煤矿诗人/我也是一块煤啊/我要用执著而热烈的一生/为煤炭工人倾情歌唱——”诗人坚持用自己的良心去感知生命的真谛,用诗歌呼唤正义,以此感染每一个人。“我在大屯煤矿挖掘灵感的诗句/汇聚成爱的暖流,涌进我的身体里/在生命的正前方,雕塑壮丽的人生”,诗人这种生命的昂扬姿态和情感追求,化成诗意的语言传递出来,不仅澄明着自己的内心世界,还潜移默化地给读者真诚的启迪和精神的向往,具有强烈的审美感染力。

  诗歌是人的生存和生命体验,只要人类存在,诗意就不会终结。无论是描摹煤矿空间,还是歌颂煤矿精神,一代代煤矿诗人担当使命、秉笔直书,为煤矿诗歌奉献了热情与心血,诗人黑马的《煤炭书》这部作品就发出了煤矿世界中澄澈与自由、深刻与超越的声音,直抵读者的心灵。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歌,见证了煤矿生活的波澜壮阔,抒写了煤矿世界的风起云涌,体现了煤矿诗人的初心依旧。捧读《煤炭书》,就是在回顾诗人的心路历程,在这条充满热忱的道路上,每一个成长的节点,都能留下诗人独一无二的声音。这其中,有煤矿空间的自然环境与形成过程,有煤矿开采的日新月异变化,有矿区人民朴实无华的日常生活,这些诗歌汇集起来,共同组成了《煤炭书》这部荡气回肠的混合交响。翻开这本诗集,从熠熠闪光的文字中,感受一篇篇饱含深情、浸透思索、具有美感的作品,阅读这些诗歌,从微末中寻真章、在朴素中见真情,让共鸣悄然发生,使温暖自然传递。时光会走远,但闪烁着乌金之光的作品能够永存。